奥特曼/逆转裁判/漫威相关,原账号Lyra.
偶尔精分,日常闷骚。
其实是很没有安全感的小透明一枚。
谢谢你长得这么好看还愿意给我小红心~

日光倾城 原创女主 无责任番外2 赛文x原创女主 SEVEN DREAMS 2

赛文x原创女主,不能接受原创的的左上角
私设如山,假设赛文的头镖有很多很多的替换装【?】
伪·德国骨科,不能接受麻烦左上角,拒绝撕
伪HE·真BE双结局

=the 2nd=
”他不会来接我的……”
”他不会来的……”
纵然眼前漆黑一片,可赛文的脑子里一直闪着这两句话。

突然,一束光打在他的脸上,赛文想睁开眼睛又条件反射的闭上了。他想抬手挡住灯光,却发现自己的手脚身体都被绑在了柱子上动弹不得。过了一会,灯光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则是激烈打斗声。
赛文睁开眼睛,看到的却是一群英普莱扎围在一起进攻着什么,只不过被攻击的对象因为个子比较矮暂时看不清楚。
他眯起眼睛,看向光源的方向,发现,站在一边冷笑着观战的,是黑暗皇帝安培拉星人和他的四大邪将之一,亚波人。
一种异样的感觉在赛文心头升起,为了证实这种不祥的预感,他再次把目光投向了英普莱扎军团。看到暴风中心的生命体是,赛文的眼神骤然抽紧。
英普莱扎们正在围攻的,赫然就是年纪稍小的莱拉!

对于莱拉少年时那段在安培拉星人手下囚禁的日子,平日里的兄妹俩无形中有着一种默契,谁也不提,谁也不问,当然,心态是不一样的——莱拉是不想提,而赛文,则是不敢问。
他还记得第一次不得不为了前因后果撕开莱拉的伤疤之后,她不声不响的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一夜。等到赛文闻讯赶过来强行把门砸开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莱拉小小的一团缩在黑暗的角落里,一贯平静的脸上都是惨伤的泪水,胳膊上都是一道一道的血痕,说不上是自己抓出来的还是利器割出来的。
”赛文哥哥,我觉得我已经不配拥有奥特精神了。”
”我也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。”
空洞无物的眼神狠狠打在的赛文的心上,平常的教导弟弟和徒儿的那些大道理通通都说不出来了,赛文只能用力把莱拉搂得紧一点,再紧一点,仿佛这样她的灵魂就会留在这副遍体鳞伤的躯壳里。
总之那天,是以莱拉精神体力均不济而昏厥收场。虽然醒来之后她又恢复了以往的清冷和平静,但是赛文清楚的知道,这件事又成为了埋在莱拉心头的一颗炸弹,只要碰触,就会再一次把她伤的体无完肤。
所以,从那之后,关于莱拉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,成为了所有人的雷区。

当年都是他的错,如果他没有迟到……莱拉一定会健健康康无忧无虑的成年。
那错失的岁月,已经成了莱拉一辈子的噩梦。

如果说当年赛文亲耳听到的残酷事实已经足以让他愧疚心疼一辈子。
那么,当他亲眼看到莱拉受苦的场景,亲自嗅到那股血腥气的时候,他恨不得将那时的自己凌迟一万次,去换取莱拉的一个安稳人生。

年纪尚轻的莱拉根本不是英普莱扎的对手,更何况是一群机械怪兽,她只能不断地机械的重复格挡的招式,束缚着双手的铁链哗哗作响。
可是英普莱扎们还是稳占上风,终于,莱拉支撑不住,一头栽倒在地上,任凭雨点般的拳打脚踢落在身上。
一个英普莱扎高高举起毫无反抗能力的莱拉,然后重重的把她砸在地上。
莱拉的身体因为力量重重的颤了一颤,连头都抬不起来了。
”停!”亚波人阻止了英普莱扎的进一步攻击,怪兽们乖巧撤退了,只留下伤痕遍布的莱拉无力的躺在地上。
亚波人背着手,慢慢的踱到少女身前,弯下腰:
”虽然你今天坚持的时间长了一点,但是你的战斗力明显达不到我的要求啊,小姑娘。”
亚波人说着,背着的手一亮,一条皮鞭一下下重重的落在莱拉的身上。
”没达到要求,就要接受惩罚。”
莱拉只能被动的在地上费力滚动着,躲避着,可是鞭子在大多数的时候还是结结实实落在了莱拉的身上,将她身上的伤口撕扯得更加惨不忍睹。
”莱拉!住手!”赛文声嘶,可是他的话完全传不到亚波人和少女的耳朵里,仿佛他只是一个被关在玻璃罩里的看客。
亚波人拉起莱拉手上沉重的镣铐,反向抻起,莱拉的手臂被向后抬起。亚波人力道直达差点使她肘关节差点脱臼。莱拉被迫抬起上半身,以一种很屈辱的方式跪坐在地上。可亚波人犹嫌不足,一只脚重重的踏在莱拉背上。
莱拉的嘴唇蠕动着,看似细小的声音却深刻而清楚的传到赛文的耳边:
”赛文哥哥……救我……赛文哥哥……”
”莱拉!莱拉!”赛文的眼灯都红了,坚韧的绳索深深嵌入皮肤里,在皮肤上勒出一道道深红的印子。
”赛文哥哥……你会来的吧……对不对……”
原来就算莱拉被亚波人折腾去了半条命,她都是信任他等着他的。
痛苦从赛文的胸腔里肆意的生长,像是要撑破赛文的胸膛。
”莱拉!我在这里!你……”可是无论怎样,莱拉都好像听不见看不见他的存在,他也都无法摆脱这根绳索,只能徒劳挣扎,眼睁睁看着莱拉受罪,却帮不上一点忙。

亚波人狞笑着,一只脚看似漫不经心的踩上了莱拉伸出的手,碾了几下:
”不会有人来救你的,你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骨骼被碾碎的声音清晰的传入赛文的耳朵,然后是莱拉压抑不住的痛苦呻吟。

在亚波人的暴虐下,莱拉的眼灯渐渐微弱直至完全熄灭,所有的反抗都趋于平静,一点生气也无的躺在金色的血泊中。
”不!——”赛文几乎是吼了出来,带着怒火与心疼,身上由于绳索摩擦过度而破皮,可赛文并没有心情注意切肤之痛。
血液从伤口一点一点渗透出来,汇成血柱从皮肤上流淌到地上。念着莱拉的名字,赛文的眼前再次一黑。

评论(9)
热度(5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